梵音未改

而我与你,只有回忆那么远。

乱红(笛)
乱红(笛)
陈悦
乱红(箫和钢琴)

《乱红》陈悦

从《情竹》、《箫色》、《无词歌》、到今天的《乱红》,我们不仅听到了一位难得的笛子演奏家的成长,也听到了传统的笛箫音乐更为宽广的空间。如果说《情竹》是一次新颖、又略带幸运的成功尝试,那么《乱红》则会是开辟笛箫音乐新境界的又一次大胆创新。

陈悦简介:

1978年出生于浙江省杭州市,六岁随父亲学习竹笛,十二岁成为著名

乱红演奏家、教育家、南派笛子大师赵松庭先生的关门弟子。

现为中国音乐家协会民族管乐研究会、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会员、中国竹笛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。

曾出访美国、日本、韩国、法国、俄罗斯、澳大利亚、德国、爱尔兰、拉托维亚、巴西、阿根廷、英国等国家和地区,受到广泛好评。曾录制发行了笛子专辑《情竹》、《无词歌》,箫专辑《箫色》、《乱红》。

《乱红》,一个东西方音乐元素奇妙融和的音响国度,时尚与传统的天作合,心灵栖息的世外桃源。箫声如水,在钢琴的映衬下起起落落。音乐中似有泰戈尔的韵脚,隐约散发着绿茶的清香。箫与钢琴合奏的声音之美妙,使人仿佛能看见一个个银质的音符从箫声中滑落,在钢琴上跳跃,闪烁。心也跟着音乐,来到了一个静谧安详的清凉世界。终于离开了流行歌手的群情激昂,也不想让电视里的红男绿女占据这个美好的午后,那么,《乱红·箫与钢琴》就是你最好的选择。可以说,这张专辑不光是学习笛箫艺术的好题材(有些曲目沿袭了旋律简洁优美,却又十分见功力);也是追求放松心境、缓解压力疲劳的良品;更是真正嗜好品味音乐的人的至宝。我想我很知道如何欣赏这张专辑,清晨,我会让《爱尔兰晨风》把我唤醒……午后昏昏欲睡,《绿野仙踪》配一杯冰可乐……再模吹一曲,很妙!傍晚,一天的紧张疲惫将在《乱红》中化解,消沉的心会变得从容、坚强…夜深人静或车行雨中,《梦回欧罗巴》会让我与世隔绝、充分感触独自一人的感动与逍遥……

好的音乐没有界限,《乱红》以中国山水画般的清悠淡远演绎着现代人的情感、梦想和希望。专辑中,陈悦细腻而感性的演绎是传统的、古典的,更是现代的、时尚的,将现代东方女性的含蓄之美、娴静之美、雅致之美,展示给世界。专辑封面上的陈悦淡定凝重,一管竹箫在握,正让人想起“玉人何处教吹箫”的情致。专辑的每首乐曲都流溢着女性特有的敏感与温润,令人惊叹的才情则将传统的东方乐器演绎得别具一格,让听众耳目一新。比如《爱尔兰晨风》,乍听酷似风笛的声音,其实还是来自小小的竹笛,陈悦只是更换了笛膜,就营造出不一样的风情;而《梦幻欧罗巴》中的箫,则又闪动着长笛般的金属质感。

值得注意的是,专辑中的大多数曲目都是即兴演奏。即兴演奏似乎轻松自如,实际上却最见乐者的功力,既要求乐者具备异常敏锐的感知和睿智,能捕捉住灵光一现的瞬间乐思,又要求有极其丰厚扎实的积累,能够把瞬间的闪光最终成其为一个完整的、真正的艺术作品。而即兴合奏的难度更是翻番,要求每个合作者都在最好的状态上,同时还需具备心神间的默契。

 乱红·箫与钢琴: 

好的音乐没有界限,《乱红》以中国山水画般的清悠淡远演绎着现代人的情感、梦想和希望。 “很少有这种情形——每当听到一首乐曲,内心便会不由自主的被召唤,沉醉其中而无法自拔。这就是《乱红》。”吹奏者陈悦细腻而感性的演绎是传统的、古典的、更是现代的、时尚的。这位楚楚的东方女子,吹唱着一管箫、一支笛,用全新的音乐语言,将现代东方女性的含蓄之美、娴静之美,展示给我们。

 意境之美: 

《乱红·箫与钢琴》意境之美,箫、笛和埙都是古老的东方乐器,采用的是“自然音阶”之律,而钢琴采用的却是十二平均律,这样两种“语言”完全不同的乐器,如何进行亲密的交流和对答? 普罗公司的新唱片《乱红·箫与钢琴》就是答案。朴素的箫声在银珠落盘般的钢琴音符里起落,获得了新鲜的生命力和极具时尚感的表现力。箫笛的音韵传达着木管特有的沉思与了悟,而钢琴虽然多是在低音区零落地弹奏,却仍不失“乐器之王”的宽阔襟怀,正是东方灵性与西方智性的完美融合。

专辑封面上的陈悦淡定凝重,一管竹箫在握,正让人想起“玉人何处教吹箫”的

情致。专辑的每首乐曲都流溢着女性特有的敏感与温润,令人惊叹的才情则将传

统的东方乐器演绎得别具一格,让听众耳目一新。

 乱红(秋千逆风): 

好似久远到旷古未闻的声音,也许一生的梦换来一句,门外已是千年的风雨,万年的飘零。泪眼问花花不语,乱红飞过秋千去。

多少次在秋风里,冥想着记忆的颜色,记忆披着芊芊月华凌空而来,散在错错落落的光影里.

笑能解千愁?对酒当歌,伤笛迎风而奏,晚风轻拂。只做片刻的逗留,木萧萧,欲说还休。浪滔滔,功与名,尘与土,一抔净土掩风流。静默中观花,看云起云落,花开与花落,如斯而已。行到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。前不见古人,后不见来者,念天地之悠悠,独怆然而涕下。尘间的风风雨雨,变得风云际会、纵横捭阖。今夜,我于雾岚之外,繁花醒木之间,细读古文,轻吟诗词,携一身古典情韵,烟云缭绕,空气中漾着一股茶香,还荡进一缕缕的音符,味觉和嗅觉纠缠在一起,言语也变得支离破碎,随点点音符入耳,漫步在风中,思绪飘起,飞舞在凛凛夜空。

诗人已去,诗句凋零,却有诗韵独存,力断长风,气贯长虹,溢满长空。春的绚丽,夏的炎热,秋的肃杀,冬的寒凉,镜中人影渐衰,心灵仍似蓓蕾,几经辗转,将往事封存却又无奈忆起,终究拗不过信念,仍不怨不悔,仍借助明朗的笑、繁杂的琐事以及一些文字将空虚填满,仍在暗夜里感悟晏几道“一曲啼乌心绪乱,红颜暗与流年换”,牵挂着渐渐远去的青春于是暗自唏嘘。藏身于一片迷雾之中,任我们千呼万唤,终却无声。

晚鸦暮林,飞花零落,为何如此轻易便跌进尘埃里?不在眷恋江南的烟雨西湖的迷蒙吗?散作一地虚华的碎片,尽管鬓未如霜,尘,却早已满心满面。庄子说,“相喣以湿,相濡以沫,不若相忘于江湖”,只是,如何才能达观地相忘?揉碎桃花红满地,匆匆一瞥,从此灰飞成烟灭。

迢迢河汉,终渡不过那贪嗔爱痴。无语凝噎。风中尽成唏嘘句。人间的红莲依旧盛放,零落成泥碾作尘。谁想到坠落尘缘,会纠葛成几世的沙?清愁若苦,梦犹在,那一瞬,我拈碎了手中的花瓣。保留一缕若隐若现又无悔无怨的牵挂,就像笑拈莲藕时那百折千回的丝,直到在红尘中慢慢变老。临晨,携露珠与草,簇拥一盏微明的灯。沦为了过客,沦为了行者,只为觅伊人。何谓伊人?错过了季节,错过了花落与花开,错了此时与那时。

时间的匆忙,带走了很多的美,甚至我们还来不及去感受有些美.流浪的蝶,带着梦,飘泊在这山与那山,城市与城市之间。歌声从遥远的方传来,心境都是音符,苍穹在伴奏。

流水落花心情不老。凉气氤氲,微雨淡烟在阴壑的空气里化作轻愁,闻听窗外淡雅的清风,感受岁月浓重的呼吸,我看见时间呼啸而去,只留一路风尘湮灭美丽的过去。携同所有悼念青春的落叶,倾听一种呼唤,飘落的花,一个杂糅的季节,喜悦与伤感同在,期望与失望相间,生机与衰亡粘连。就这样,站在人生舞台上,一个人,彳亍于萋萋芊芊苍苍蓁蓁间,在旷野里独自牧放着悠远的笛声……罡风凛冽,我于是换一种欣赏的眼光品味浮光掠影里的苦涩。忘记自己身在何处,拆开红笺小字倾听远方的歌看炊烟袅袅......在孤独中遐想...问君能有几多愁..

 专辑曲目: 

01 梅花三弄

02 绿野仙踪

03 梦幻欧罗巴

04 乱红(笛)

05 岫壑浮云

06 爱尔兰晨风(笛)

07 妆台秋思

08 江月初照人(埙)

09 苦雪烹茶

10 帘动荷风

 基本填词: 

乱红填词

作曲:陈悦  

作词:庄著 

寒塘看柳山成碧,  

小院无声满阶尘。  

窗影摇曳,檐月寂寂幽闺人。  

一盏酒,洒向旧时春。  

燕子归去无人管,  

墙下秋千枉伤神。  

长衣乱舞,帘幕空垂掩啼痕。  

叹只叹,杏眼似水深。  

宝篆腾龙叠飞绪,  

翠袖抛香心既焚。  

才说相思,衷肠吐罢却离分。  

如今,一 一寂寞身。  

清歌又惹当年事,  

懒对鸾镜点丹唇。  

多少哀叹,悠悠流水闭重门。  

斜阳外,边火又黄昏。  

昔日堂前郎切问,  

今夜灯下不见君。  

执笔欲言,满目落花正纷纷。  

怕只怕,堆起无限恨。  

塞外良人充戍旅,  

除却书信两无闻。  

待到来世,同做天上一星辰。  

从此,不做离乱人,  

从此,不做离乱人。


© 梵音未改 | Powered by LOFTER